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九劍通天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偶遇

  九劍通天第五百三十八章偶遇登仙樓門前,郁方直接被血鶯一腳踹了出去。

  看到如此驚悚的一幕,張翔和趙開泰被嚇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王…公子,您沒事吧!”

  張翔激動的差點將王爺這兩個字喊了出來。

  他連跑帶跳的來到郁方身邊,小心將其服了起來。

  “無礙,這點力道還傷不了我!

  郁方站起身,苦笑道。

  不過他口頭上雖然說著沒事,但那強撐的語氣任誰都能聽得出來。

  張翔此刻被氣的不輕,他扶起郁方以后,咬牙切齒的朝血鶯看去。

  火爆的真氣自他體內暴涌而出,顯然是想動手。

  然而面對張翔的氣勢血鶯卻不以為意。

  一個小小的凝神境武者她還不放在眼里,即使現在的她有重傷在身。

  “怎么,想替你主子出氣?”

  血鶯雙手抱胸看著張翔,一臉輕蔑地說道。

  這分明是在挑釁。

  饒是張翔性格沉穩也難免怒火上涌。

  不過憤怒歸憤怒,張翔并沒有喪失理智。

  他甚至眼前這女人的厲害,畢竟這娘們兒連郁方都敢打,更何況是他這么個小跟班?

  就在兩人劍拔弩張之際,郁方連忙跳出來將兩人隔開。

  “好了好了,都是自己人,何必那么大火氣呢?

  我這不也沒事嗎?

  千萬不要傷了和氣!

  郁方站在兩人中間當起了和事佬。

  張翔身為屬下,自然是不敢不聽郁方的。

  他最后冷冷的瞪了血鶯一眼,隨即向郁方告退。

  不過張翔好打發,可血鶯就沒那么好說話了。

  她白了郁方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哼,要不是某人嘴賤,哪壺不開提哪壺,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你說是不是?”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都是我的錯。

  我跟你道歉,對不起。

  可以了吧?”

  為了不讓血鶯繼續胡攪蠻纏下去,郁方直接服了軟。

  而血鶯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既然郁方給了臺階,她索性就坡下驢不再計較。

  “看在你這么懂事的份上,姐姐我就原諒你了。

  要是還有下次,可就不是往屁股上踢了!”

  血鶯朝著郁方“人中”部位輕飄飄的看了一眼,淡淡說道。

  而郁方聽此只覺得胯下一陣寒風吹過,讓人毛骨悚然。

  “你放心,絕不會有下次了!”

  為了自己的命根子,郁方只能連連點頭。

  看到郁方態度不錯,血鶯很是滿意。

  原本冷淡的臉上突然洋溢起了燦爛的笑容,看得郁方一愣一愣的。

  還沒等郁方緩過來,血鶯又跑到了郁方身邊,然后一把抱住了郁方的胳膊。

  甚至還“不經意的”用胸口在郁方胳膊上蹭了蹭。

  “我就知道夫君最疼妾身了!

  血鶯整個人倚在郁方身上,就連語氣都溫柔了許多。

  這堪稱教科書級別的翻臉速度打了郁方一個猝不及防。

  “你屬狗的啊,說變臉就變臉?”

  郁方心中默默想到。

  就在郁方驚訝血鶯變臉神速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了一道略顯尷尬的聲音。

  “郁公子,別,別來無恙啊!

  聽到著溫柔甜美的聲音,郁方不禁一愣。

  他連忙轉身望去,只見奚若正站在自己身后。

  她伸著右手朝郁方揮了揮,俏臉之上還掛著僵硬的笑容。

  看到這一幕,郁方瞬間石化在了原地。

  他呆呆地低頭看向懷里的血鶯,只見這女人臉上露出了一抹詭計得逞的笑容。

  “臥槽!我就知道這婆娘沒安好心!

  變著花樣的算計我!”

  郁方心里苦啊,他終于知道剛才血鶯為什么會突然變臉了。

  感情都是裝給身后的奚若看的。

  而且從奚若的表現來看,血鶯的表演應該非常成功,她肯定是誤會了。

  郁方現在是有苦說不出,他呆呆地看著奚若,想要開口解釋什么,可又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畢竟血鶯現在就是他的娘子,他實在無話可說。

  但郁方不說不代表血鶯不會說。

  她刻意在郁方身上蹭了兩下,顯得很是親密。

  “這位姑娘,好巧啊,咱們又見面了。

  上次拍賣會咱們見過的,你還記得嗎?”

  血鶯面露微笑,看著奚若說道。

  而奚若聽此卻瞬間紅了臉。

  這種尷尬的事情奚若怎么可能忘記,現在血鶯公然提起分明就是在向奚若挑釁。

  要不說女人之間的嫉妒心重呢,一看見奚若血鶯就開始宣示主權了。

  明里暗里都在排擠奚若,可謂是相當的壞了。

  同為女人,血鶯的心奚若自然是明白的。

  不過她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反擊。

  誰讓靠在郁方身邊的不是她呢?

  不過就算心里萬般難受,可出于禮貌奚若還是回答了這個問題。

  “自然是記得的。

  只是上次見面你帶著斗笠面紗,看不清樣貌。

  但今日一見倒是讓我自慚形穢了。

  郁夫人當真是美若天仙,郁公子好福氣啊!

  奚若勉強擠出了一抹笑容,說了句客氣話。

  聽到郁夫人這三個字血鶯心里頓時樂開了花。

  可表面上她仍然不動聲色,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妹妹過獎了,我這蒲柳之資根本不堪如眼。

  哪比得上妹妹你清純可愛呢!

  兩女突然開始沒來由的相互夸贊了起來。

  但卻好像是針尖對麥芒,誰也不服誰。

  嫉妒的火花在兩女視線之間迸發,讓人看得心里發慌。

  其中最難受的還得數郁方,他被夾在中間誰都得罪不起。

  想要說句公道話還被兩個女人聯合瞪了回去。

  沒辦法,郁方只能裝傻充愣,看著她們倆你一言我一語的相互口頭交鋒。

  “老天爺啊,快來個人救救我吧!”

  郁方心中不禁發出一陣哀鳴。

  他現在突然覺得女人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

  如果可以選擇,郁方寧愿去跟冥獄門拼命。

  最起碼不用這般勾心斗角。

  “大掌柜,發生何事了?為何一直止步不前啊!

  就在郁方哭天喊地之時,一道宛如的聲音突然傳來我過來。

  郁方抬眼望去,只見珍寶閣的首席拍賣官宣然走了過來。

  看到宣然郁方的心終于是落了下來。

  終于不用再受折磨了。

  宣然是珍寶閣第六層的主管,在珍寶閣當中的資歷還是很老的。

  就算是奚若看見她也得恭敬的喊一聲姑姑。

  奚若看到宣然走來實在不敢怠慢,也顧不得和血鶯拌嘴了,連忙迎了上去。

  “宣然姑姑,你怎么來了?”

  “奴婢看大掌柜一直站在門口有些不太正常,所以特地出來看看發生了什么事。

  您剛才在和誰說話呢?”

  宣然黛眉微皺,輕聲問道。

  對于她的問題奚若不敢隱瞞,她看了看血鶯,然后轉身苦笑道:“宣然姑姑,我剛在跟貴客聊天呢。

  由于聊的太過投機所以才耽擱了!

  聽完奚若的解釋宣然并沒有懷疑。

  她看向奚若身后的血鶯等人,俏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原來是有貴客上門,難怪呢!

  宣然點了點頭,隨后對血鶯等人說道:“既然是客人那我珍寶閣自然要以禮相待。

  現在拍賣會還沒開始,諸位貴客還是先到登仙樓里等待片刻吧!

  聽到宣然的話郁方如蒙大赦。

  他一個閃身直接擋在了血鶯前面,拱手說道:“有勞宣總管招待了,我等這就進去!

  說罷,郁方也不管血鶯作何反應,直接一把拉著她進了登仙樓,張翔和趙開泰緊跟而上。

  郁方也是被血鶯整怕了,要不是宣然來的及時,還不知道她會搞出什么幺蛾子呢。

  看著郁方等人離去的背影,奚若面色很是復雜。

  當她看到血鶯和郁方如此親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心里很不舒服,除此之外還伴隨著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怎么了?為什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是有什么心事嗎?”

  宣然低頭看著奚若有些擔憂的問道。

  而奚若也是被她這致命三連問懵了。

  對于這個問題奚若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支支吾吾了半天,奚若還是沒找到合適的理由。

  望著奚若一臉為難的樣子,宣然頓時皺緊了眉頭。

  能坐上珍寶閣主管的位置,奚若看人的本領還是有的。

  她能夠看出奚若有心事。

  但她并不想讓奚若為難,所以就不打算再問下去了。

  “好了,大掌柜不愿意說也沒事。

  奴婢就不多問了。

  不過奴婢還是要提醒大掌柜一句,現在我們的重點應該放在拍賣會和宴會上。

  這對你很重要,還希望大掌柜能夠多多上心!

  宣然拍了拍奚若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

  說罷,她嘆了口氣,隨后便邁步離開了。

  奚若站在原地,耳邊仍然回響著宣然的話。

  思索了許久,奚若突然咬了咬牙,仿佛下了什么決心,然后頭也不會的朝登仙樓外走去。

  沒人看見在她離去之時兩滴晶瑩的淚珠從她眼角滑落。

  …

  告別了奚若和宣然以后,郁方便帶著血鶯等人來到了登仙樓當中。

  登仙樓里面的景象和郁方想象的相差還是挺大的。

  原本郁方以為登仙樓之中的裝飾會和其他大酒樓一樣搞的金碧輝煌。

  但真正來到這里郁方才知道自己錯了。

  登仙樓雖然是青云城排名第一的酒樓,但里面的裝飾卻十分樸素。

  其中大部分裝都是木質的,地板和墻壁都是清一色的青云木板,看上去典雅而又樸素。

  而且為了拍賣會能夠順利舉行,登仙樓今日謝絕其他客人。

  再加上現在時辰尚早,所以若大個登仙樓當中只有郁方幾個客人。

  “登仙樓就這啊,我還以為多氣派呢。

  這樣一看,甚至還不如我的云海樓!”

  郁方搖了搖頭,有些大失所望。

  “哼,說你土鱉還真沒冤枉你。

  你不會真以為這登仙樓就這么點東西吧?”

  血鶯嫌棄的看了郁方一眼,嘲諷道。

  7017k

  

野花论坛 在线视频_国产午夜高清高清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无码日韩专区免费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