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我,萬寶之主! > 第一百六十七章火種,論道,斗寶!

第一百六十七章火種,論道,斗寶!

  ,我,萬寶之主!

  大乾境內的地窟入口很多。

  但山陽的地窟入口危險性絕對屬于最低的那種。

  附近沒有太多強大的妖魔,即便有,比如尸坑,但如今也尚未爆發。

  整體而言,山陽那邊的妖魔還是一片散沙的狀態。

  強大的妖魔,甚至說是地窟妖神、魔神都尚未復蘇。

  但青州城這邊卻不同。

  青州地窟入口周邊,已經有妖神和魔神復蘇,實力強大,匯聚諸多妖怪、魔怪,建立勢力,屢屢攻打,妄圖殺入青州城。

  這里的危險性,山陽沒得比。

  山陽那邊是每十年清掃一次。

  而青州城這邊,不定期,甚至有時候連年大戰。

  因為主動權不完全在青州城這邊,地窟妖魔也會發動戰爭。

  請李玄機留下,是看重他的煉器之能,還是戰力?

  畢竟,就戰斗力而言,他也算是聲名在外。

  一下子,鑄兵坊內冷了下來。

  “李師乃是煉器師,入地窟,太過于危險了!”

  駱丘首先開口。

  煉器師不是不能戰,而是通常情況下,讓煉器師跑去一線廝殺,像李玄機這樣的人物,死一個就會心疼至極。

  拿幾個金丹真人,甚至元嬰真君都換不回來。

  五百年前周陽明的教訓可是歷歷在目。

  倘若當年這位天才不曾去地窟冒險,或許就不會夭折。

  倘若沒有夭折,以其天才程度,如今必定是道器師了。

  甚至說不定能煉制仙器也未必。

  那種天才,可能性太多了!

  現在李玄機已經能夠煉制道器,再過幾百年,說不得可以煉制仙器。

  駱丘說完之后,上官玲瓏亦是開口,問道:“不知州牧和兩殿殿主是留下李師煉制法寶,還是入地窟參戰?”

  “李師雖然戰績不差,但他主修煉神體系,肉身是極大的弱點……”

  上官玲瓏還未說完,席子玄便連忙道:“諸位誤會了,李師這等人物,自是不能去地窟冒險廝殺的!

  e

  “家父和兩位殿主之意,是想請李師留下煉制法寶,特別是打魂鞭!

  “雖說打魂鞭的煉制器院這邊也已經掌握,但李師畢竟是開創者,而且論這方面的造詣,整個青州怕是無人能及!

  此言一出,駱丘等人都是松了口氣。

  李玄機笑道:“子玄謬贊了,青州能人數不勝數,我不過大海之中的一滴水!

  “不知青州城這邊何時開戰?”

  席子玄想了想道:“具體時間也無法確定,妖魔那邊近來蠢蠢欲動,最快今年怕是便要爆發大戰,最遲明年!

  司瓊英隨即道:“鎮魔殿這邊已經開始收集煉制打魂鞭的材料!

  “鎮妖殿亦是如此!

  寧休跟著道。

  “既然如此,那也并不耽擱!

  李玄機笑道:“山陽十年一次的地窟清掃在年底開始,前后持續不過數月時間,待那邊事了我再趕來也花費不了多少時間!

  “回山陽之前,先將材料送來即可,屆時煉成,如果急用也可直接走地窟傳送陣門!

  寧休和司瓊英相視一眼,然后看向席子玄。

  席子玄暗自苦笑一聲,臉上浮現感激之色,道:“那卻是要多勞累李師了!

  李玄機擺了擺手:“是我應該多謝你們體諒才對!

  事情就此議定,席子玄三人告辭而去。

  “李師,多謝……”

  駱丘開口,但還未說完就被李玄機抬手打斷:“駱師不必這般,我此前是山陽鑄兵院的煉器師,后來開創萬寶仙門,但也屬于山陽!

  “不說什么大義,

  只從個人利益出發,我也應該先考慮山陽,而不是青州城這邊!

  “而一如方才我所言,回一趟山陽,并不影響什么!

  駱丘不再多說什么,但心底卻感動,也記下了。

  李玄機說的是在理,但如何選擇是一回事。

  因為方才這般做法,落到青州牧,還有兩殿殿主,未必不會得罪人。

  上官玲瓏留了下來,等李玄機和駱丘說完,這才道:“我們分布在各地的煉器師,愿意過來的,都已經匯聚在了青州城,一共有靈器師二百三十三人,寶器師二十八人!

  這是玄兵樓的積累。

  當然,實際上不止這些人,但有些煉器師未必愿意到青州來。

  此外,玄兵樓的重心雖然要轉移到山陽,但這些年來辛苦打下的渠道網絡自然也不可能放棄。

  不止不能放棄,還必須加大發展。

  李玄機陷入沉思。

  這么多煉器師,安置就是個問題。

  放在青州城這邊不是最好的選擇。

  因為這里玄兵樓沒有根基之地,這么多煉器師,依靠布置大陣,以及自身的修為、靈液來煉器,損耗太大了。

  需得有火脈才行。

  青州城官方倒是有一條四階火脈,專門修建了諸多鑄兵坊,丹室,用于出租。

  “缺一條火脈……”

  李玄機立即便想起此前在地窟遇到的那頭魔蛟。

  那里就有一條三階火脈。

  此外還有一條五階靈脈。

  不得不說,他動心了。

  那頭魔蛟厲害,而那魔蛟背后的魔神也很強。

  如今他可是封印著一股念頭,里面藏著一部《八部天龍真經》。

  念頭轉了轉,李玄機暫時按下,道:“玲瓏,先在青州城租一部分鑄兵坊!

  “至于火脈,打聽一下是否有售賣,若是沒有,那也就只能去搶了!”

  上官玲瓏點頭,然后起身去安排。

  這邊李玄機也迅速把該融煉的材料解決掉,然后便向黃鴻云告辭。

  玄兵樓的動作黃鴻云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知道與李玄機有關,所以并不意外,也并未強留,而是說起煉制打魂鞭之事。

  這是兩殿下的單子,到時候器院這邊也是要配合,調動煉器師輔助李玄機的。

  “此事老夫會讓玄應與你對接,你有什么需求,直接吩咐他便是!

  黃鴻云最后道。

  “那卻是要麻煩莫師了!”

  李玄機笑著道。

  陪著黃鴻云的莫玄應連忙笑道:“能跟在李師身邊學習,玄應求之不得!

  李玄機笑了笑,與黃鴻云道:“這段時日多有叨擾,借用火脈,如今我也算是器院一份子,別無所長,唯有火道上有些造詣,故而在鑄兵坊那邊留下了一道南明離火火種,也算我為器院盡一份力!

  黃鴻云聽了大為驚喜,他還在想著如何與李玄機提,該用什么條件讓李玄機留下一道火種。

  萬萬沒想到李玄機會主動留下一道火種。

  顯然,自己的心思對方早就洞察到了。

  “此子值得相交!”

  黃鴻云暗自感慨,連忙起身,向李玄機躬身一拜:“老夫代器院諸多煉器師向李師道謝!

  李玄機連忙起身避開這一禮,笑道:“黃院長這是不把我當自己人了!”

  “哈哈哈……”

  黃鴻云大笑,“是老夫的錯!

  “怎么不是自己人!”

  “你原本就出自山陽鑄兵院,如今開創萬寶仙門,那也是我們青州煉器師一脈,你成就越高,就越顯得我們青州煉器師一脈出色!

  “山陽鑄兵院,青州器院,都是你的娘家!”

  李玄機要的便是這句話。

  而實際上,不談人情世故。

  他在火黎山福地呆了將近一年時間,有著道機在,觀想參悟先天火靈珠效果遠勝其他四大靈珠,火道上的精進亦是飛速。

  在加上借用火黎山福地的火脈修行、煉器,留下一道南明離火的火種,也完全是不虧的。

  更不必說人情世故上后續的影響和收獲。

  要說當做買賣,絕對不虧!

  李玄機告辭離去,殿內莫玄應不禁感慨:“李師真是讓人佩服,換了是我,只怕做不到如此!

  “換了是他,或者其他人,說不定要與器院談一些條件才會把火種留下!

  黃鴻云點頭,笑道:“有舍有得,李師是懂得取舍!

  “談條件只是一時之利,他所看到的是長遠之利,一如他和山陽鑄兵院的關系!

  山陽鑄兵院煉制御獸環的消息,他可是已經聽說了。

  ……

  從火黎山福地搬出,來到火府。

  火府便是青州朝廷以一條四階火脈打造而成的專門煉器、煉丹之地。

  上官玲瓏一口氣租下九座鑄兵坊。

  雖然離了七階火脈,但李玄機有了二百多位煉器師輔助,效率反而大大提升了。

  一些高階材料交給駱丘帶著諸多寶器師負責處理,低一些的材料交給諸多靈器師處理。

  九座鑄兵坊,兩百多煉器師日夜不停輪流使用,一刻不歇。

  而李玄機在不需要煉制器胚、銘刻烙印大陣的時候,便指點諸多寶器師、靈器師。

  對于玄兵樓的這些煉器師而言,有一位負有盛名的道器師指點,這是可求不可得的機會,大為激動興奮,干活便越發主動和賣力了。

  此前有些人還后悔來到青州城,現在則是慶幸自己的選擇。

  一轉眼來到了八月初八。

  這一日,火府李玄機所在的鑄兵坊前,來自青州城各大勢力的天驕們匯聚一起。

  鎮妖殿的寧休,鎮魔殿的司瓊英,虞氏的虞鴻道,器院黃鴻云座下弟子莫玄應,黃倩云;法器師萬景弟子賀元方,法器師胡巍弟子張昭,法器師李玄陽弟子方靖……

  這些是李玄機此前見過的。

  此外還有青州城仙院的天才弟子,青州城諸多仙族、仙門子弟。

  零零總總,一共來了上百人之多。

  年紀小的二十歲出頭,年紀大的,也不超過六十歲。

  這些人修為有高有低,最高的是法力境,來自元嬰仙族夏氏的夏修明,年紀五十出頭。

  最低的一位恰好二十歲,靈竅境,來自元嬰仙門玄陽仙門的弟子伏道。

  看著這些人,李玄機心底又不免感慨。

  青州城不愧是一州核心之地。

  天才之多超乎人的想象。

  在山陽,鑄就九階靈體的都不多,更別說道體、神體了。

  甚至在他鑄就神體之前,老師劉業都不曾聽聞過。

  而眼前一百余人,他卻看到了四位具備道體、神體的天才。

  而九階靈體,人人都是。

  放眼整個青州城,及輻射范圍,六十歲之下,道體、神體想必不止這四人。

  此前段婧便說過,今日來的這些天驕并非全部。

  甚至最頂尖的都沒有來。

  比如具備先天靈體的那三位。

  “二十歲的靈竅境,還不算什么,當年紀兄甚至修煉到了紫府境!

  “不過,六十歲之前可以修煉到法力境就不簡單了!

  “輕云如今將近三十歲,靈根境九重,馬上入靈脈境。哪怕修成先天道體,以如今的修行速度,怕六十歲之前也到不了法力境!

  李玄機暗自嘆息。

  資源!

  有天賦資質還不夠,還得有資源。

  他有足夠的靈液給周輕云消耗,但這實際上只是滿足所需。

  增加修行速度,還需丹藥,還有各種快速提升修為的天材地寶。

  比如此前地黃杏這等靈果。

  當然,修煉速度并不是越快越好。

  修煉的越快,說明越少時間積累道法底蘊。

  如果不是悟性出眾,往往會在這方面有極大缺陷,造成空有一身磅礴修為,而無響應道法掌握施展。

  周輕云如今算是根基極為穩固,修為和道法造詣齊頭并進,故而如今才靈根境九重。

  尤其是劍道上的造詣,每每讓他甘拜下風。

  “資源,還是資源……多元化的資源!”

  李玄機心里想著。

  “李師,名單上的人都已經到了!”

  段婧的聲音響起。

  李玄機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鐺!

  段婧敲響手中的銅鐘,聲音傳出,前面蒲團上的一位位天驕頓時止聲。

  雖說與李玄機是同輩,但李玄機到底是能夠煉制道器的道器師,還戰敗天犀妖王這等金丹真人。

  故而,來這里的人,哪怕再心高氣傲,在自負天才,背后的靠山,也要保持著對李玄機的敬重。

  雖是同輩,但卻要以前輩之禮相對。

  鐘聲遠去,李玄機這才笑著道:“今日大家能夠聚在一起便是緣分,即是論道交流,那么便是處在同樣的位置,各抒己見,各展所長,無所顧忌!

  “李師所言極是,在下深以為然!”

  李玄機話音剛落就有人揚聲開口,李玄機看去,卻是一個藍袍青年,邊上的段婧暗暗傳音道:“來自靈虛仙門的嵇留山,二十八歲,紫府境,擅木行道法!”

  “李師,在下靈虛仙門嵇留山,想與李師論一論五行之木!”

  嵇留山年輕氣盛,姿態昂揚,就像是旭日,朝氣蓬勃。

  “留山道友,請!”

  李玄機笑著伸手做出‘請’的手勢。

  “那就得罪了!”

  嵇留山一抱拳,下一刻,幾乎沒有任何預兆,在李玄機身前,玉石地板被一株株漆黑藤蔓破開,嗖嗖嗖的破空直奔李玄機。

  這儼然是以道法來論,手底下見真章。

  李玄機面色不變,也不見他有任何動作,那一根根漆黑藤蔓眼看就要觸及他的身體,但卻突然迅速腐朽崩潰,洋洋灑灑落了一地塵屑。

  嵇留山面色一變,但不等他動手,他所坐的蒲團卻陡然飛起。

  卻是下方一株藤蔓環繞,將他拖起,升入高空

  緊接著,四周一根根粗大的藤木拔地而起,將他環繞,彷佛囚籠一般。

  嵇留山抬頭,只見頭頂,藤木相互盤結,縱橫交錯。

  這都是在瞬息間完成的。

  這速度比他更快。

  而且,他能感覺到,這藤木也比他的要堅韌強大。

  這不單單是修為深厚就可以做到的,還需有相應的道法造詣。

  實際上,方才李玄機瓦解他的寶術,他就知道,李玄機在木行道法上的造詣勝過自己。

  但既然是來交流論道,自然要取長補短,而不是在乎高下。

  故而,心驚之余,他反而越發興奮激動。

  來對了!

  嵇留山沒有出手應對,而是看著身下、四周的藤木,上面抽出枝葉,不斷生長,遮天蔽日。

  下方,寧休等人抬頭,卻已經看不到嵇留山的身影。

  只能看到茂密的枝葉在藤木上生長,然后迅速的開花,花香飄散,沁入心脾。

  但隨即眾人就紛紛色變。

  花香有問題!

  原本還在看熱鬧的諸多天驕們,一個個頭暈目眩,只覺得肝氣暴漲,氣血上沖大腦,頭疼耳鳴,眼前幻象重重。

  還有的人身上長出癤腫、癢疹,全身燥熱難忍,彷佛體內有一團火在燃燒。

  更有的人突然情緒失控,陡然發怒。

  而這上百人當中,聞到花香而安然無恙的,只有法力境的夏修明,寧休、司瓊英、虞鴻道,這四個有著神體、道體的人。

  其余人,哪怕神竅、罡煞境,也各有強弱癥狀。

  一時間,一個個手忙腳亂,設法鎮壓體內旺盛的肝氣。

  “好厲害的手段!”

  “真是驚人的木行造詣!”

  “直接作用于人體五臟之一的肝臟,真是少見!”

  夏修明,寧休、司瓊英幾個皆是暗自心驚。

  李玄機此前瓦解嵇留山的攻擊讓他們看到了生死之變,心中極為震驚,眼下這一手便又再度出乎他們的預料。

  對比下來。

  嵇留山的手段未免顯得過于低端。

  這時,頭頂云氣匯聚,又有清風吹拂而來。

  一時間,風雨齊至,籠罩而下。

  頓時,眾人體內的旺盛的肝火就被澆了個透心涼,諸多癥狀迅速消退。

  而這時,生長的藤木枝葉也迅速枯萎,嵇留山身形輕輕飄落。

  只是未免有些狼狽。

  畢竟他是李玄機重點照顧的對象。

  不過,嵇留山沒有任何怨言,落地之后立即起身向李玄機躬身一拜:“李師道法精湛,留山此次收獲極大,萬分敬佩!

  “我亦多有收獲,不必客氣!

  李玄機笑道。

  倒并非是客套話。

  嵇留山面對他的攻擊動用的諸多手段,的確有很多地方值得他學習的。

  接下來,眾多天驕陸續出手,各展所長。

  五行,風雷,刀劍,也有善音律的,有善幻術的,各有各的手段和擅長。

  或者直接施展道法切磋,或是只動口不動手。

  這些人不虧是青州城天驕。

  除了火道、幻術、神魂方面,其余方面都有人勝過他。

  那位來自金丹仙門九劍閣的弟子萬劍一,年紀四十出頭,神竅境修為,劍道造詣不止比他強,也勝過周輕云。

  怕是已至金丹真人的層次。

  上半場是煉氣士的專場,持續三日。

  此后便是煉器師的專場。

  這一場同樣如此,能到這里的煉器師,都有自己的拿手好戲,各自施展、交流,智慧碰撞,讓人沉浸其中。

  這比閉門造車實在增益太多了,讓李玄機戀戀不舍。

  這還不是青州城最頂級的天才,他不禁期待起來,頂級天才又會是何等厲害?

  一轉眼便八日時間過去。

  李玄機最后看向虞鴻道。

  來了這么多人,也就只剩下他沒有開口了。uu看書

  虞鴻道也迎上了李玄機的目光,他長身而起,朗聲道:“李師,我想與你斗寶!”

  果然來者不善!

  李玄機暗道了一聲。

  斗寶!

  這是很多煉器師之間解決矛盾的方法。

  畢竟是搞手藝的,不能像煉氣士那樣,動不動就要人命。

  除了解決矛盾,煉器師之間一較高下也會用斗寶的方式。

  所謂斗寶。

  便是各自煉制一件法寶,然后交給兩個修為境界相當的煉氣士催動,比拼法寶強弱。

  虞鴻道此言一出,場中原本融洽的氣氛頓時消失的一干二凈。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李玄機身上。

  臉上笑容逐漸收斂,李玄機看著虞鴻道,問道:“虞師要如何斗寶?”

  “我是鄉下來的,卻是不太清楚青州城的規矩!

  虞鴻道輕輕一笑,道:“此事簡單,根據題目,你我各煉制一件相應的同等級的法寶比試!

  “比如,靈器煉制一件,寶器一件,法器一件,道器一件!

  李玄機暗自皺眉。

  靈器,寶器也就罷了,法器、道器,煉制耗時長,哪有功夫陪你玩?

  果然,還是煉氣士來的直接。

  不過,表面上他卻還是笑道:“靈器、寶器也就罷了,隨手便可煉成,但法器、道器耗時極長,山陽地窟清掃在即,青州城地窟之戰我亦要參與,我眼下怕是無暇耗費如此長時間!

  虞鴻道心頭一突。

  他并不知道李玄機還要參與青州城地窟之戰。

  如此一來,李玄機拒絕他也沒有什么,不會損失半點名聲。

野花论坛 在线视频_国产午夜高清高清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无码日韩专区免费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