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我,萬寶之主! > 第一百六十八章一株青蓮通兩界,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一百六十八章一株青蓮通兩界,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萬寶之主!

  看著虞鴻道,李玄機笑著提議:“不如這般,青州城地窟之戰即將開始,照過去來看,不會結束的太快,不如你我各煉制一件降妖除魔之寶,不論品級,再各選一同境界的煉氣士入地窟持寶降妖除魔,勝負便在除掉的妖魔強弱多寡!”

  “李師此法甚妙!”

  寧休第一個贊道。

  隨后司英瓊、嵇留山、夏修明等人也紛紛贊同。

  虞鴻道眼角微不可查的亂跳。

  主動權喪失了!

  失算了!

  不過,他也并未失態。

  人群之中,一位器院煉器師突然開口道:“李師,如此斗寶,未免缺少了一些東西!

  “哦?”

  李玄機笑容依舊不變,看著開口之人笑問道:“不知晏師有什么有趣的想法?”

  晏幾道,青州器院有名的天才,雖然不如虞鴻道,但他不到四十歲的年紀,煉器水準卻不弱于駱丘,足見天賦。

  “我聽聞此前李師在山陽與妖族賭斗,大獲全勝,大快人心,不如效彷!

  晏幾道笑著提議。

  李玄機故作遲疑:“這……只怕不太好吧?”

  “我與妖族乃是仇敵,賭斗拼命倒也無妨!

  “如今與虞師斗寶,卻是論寶交流,投下賭注,恐傷和氣!”

  晏幾道笑道:“這又何妨?”

  “虞師兄代表器院和虞氏,由器院、虞氏下注!

  “李師你代表萬寶仙門和山陽鑄兵院,由萬寶仙門、山陽鑄兵院下注!

  呵呵!

  李玄機笑著看了看虞鴻道,又看向器院其他幾位煉器師。

  不止是他,其他人也都不禁看去。

  器院黃鴻云座下弟子莫玄應,黃倩云;法器師萬景弟子賀元方,法器師胡巍弟子張昭,法器師李玄陽弟子方靖。

  在場的器院煉器師,以這幾人為首。

  虞鴻道可以代表虞氏,但能代表器院?

  晏幾道居心不良。

  這是在破壞他與器院的關系!

  “虞師兄代表虞氏,沒有問題,但代表器院下注,莫非已經請示過院長了?”

  黃倩云開口,目光凌厲的看向晏幾道。

  晏幾道笑道:“黃師姐,這點小事何必驚動院長?”

  “這里虞師兄天賦最高,本事最強,他代表器院,有何不可?”

  “你……”

  黃倩云語塞。

  論煉器的本事,她的確不如虞鴻道。

  莫玄應見師妹吃癟,澹澹道:“這可不是小事,虞師弟代表器院,李師代表山陽鑄兵院,器院和鑄兵院本是一體,各自下注賭斗,難免會傷了和氣!

  “晏師弟,你這是要離間器院和鑄兵院?”

  晏幾道面色一變,連忙道:“不敢,莫師兄嚴重了!”

  “小賭怡情,大賭傷情,斗寶是為了交流,而非為了賭注!

  賀元方突然道。

  李玄機倒是有些詫異。

  賀元方恰好看過來,李玄機當即笑著頷首示意。

  而張昭、方靖都不曾開口,似乎一副漠不關心的姿態。

  但李玄機卻已經明了。

  “看來我在火黎山福地的這段時間,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平靜!

  “黃鴻云歡迎我,雖然能代表器院,但同時也不能代表器院的每一個人!

  “我的出現或許觸碰到了很多人的某些利益,或者覺得感覺到了威脅……”

  李玄機暗自冷笑。

  一群老狐貍,表面上都和和氣氣,完全看不出什么敵意來。

  現在才讓門下弟子來展露意圖。

  虞鴻道代表的,不止是自己和虞氏,還有器院的不少人。

  其中牽扯的因果利益關系之復雜,

  只怕難以理清。

  “我也不需要理清,只需要知道誰是我的朋友,誰是我敵人即可!”

  心里冷笑,李玄機臉上卻依舊是溫和笑容,道:“莫師、賀師所言不差,那便退一步,我代表萬寶仙門,虞師代表虞氏,如何?”

  “等等……”

  突然,上官玲瓏開口,笑吟吟道:“李師,不如再加上我玄兵樓,如何?”

  “虞師,不如也讓我長陽殿下一注?”

  又有人開口。

  卻是青州城長陽殿這個商會的一位女煉氣士天才,喚作長陽嫣。

  而長陽殿,和玄兵樓的性質一樣。

  而執掌長陽殿的長陽氏,與虞氏,以及另外幾個青州仙族有極深的關系。

  或者說,虞氏便是長陽殿的幕后執掌者之一。

  李玄機看了長陽嫣一眼,與上官玲瓏笑道:“六姑娘只要不怕我輸便可!

  “妾身自然是最信得過李師的!

  上官玲瓏道。

  虞鴻道這時也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代表虞氏、長陽殿,不知萬寶仙門要以何為賭注?”

  李玄機沉吟了一下,翻手取出一件法寶托在手中:“此寶如何?”

  “道器!”

  有人失聲驚呼。

  莫玄應、黃倩云也好,晏幾道等人也罷,還有原本看熱鬧的諸多煉氣士、煉器師們,都無不死死盯著李玄機手中的吞天寶瓶。

  一件中品道器,直接炸場!

  在李玄機左邊后方坐著的段婧也不免睜大眼睛看著李玄機手中的吞天寶瓶。

  剛才不是說不能傷了和氣嗎?

  直接來一件道器,這是小賭?

  段婧不禁看向虞鴻道,雖然一副澹定的樣子,但她還是看出了后者神色有些僵硬。

  虞氏這些年蒸蒸日上,虞氏老祖又在元嬰真君的門檻前。

  可拿出一件相應的道器來當賭注,怕不是很頂得住。

  萬一輸了,那就真的要吐血!

  另一邊,賀元方一臉呆滯,感覺自己剛才的話有點打臉。

  而且,道器……

  哪怕拜了法器師萬景為師,這樣的法寶對他來說也是可望而不可及。

  虞鴻道此刻看著李玄機手中的吞天寶瓶怔住,手指都微微發顫,后背直冒冷汗。

  萬萬沒想到,李玄機會拿道器做賭注。

  此前的預測,最大的可能是拿此前在拍賣會上拍得的材料來作為賭注。

  道器!

  他,以及虞氏甚至沒想到李玄機會有道器。

  需知。

  他虞氏也就只有一件下品道器,被虞氏老祖執掌。

  騎虎難下!

  李玄機卻是笑看著虞鴻道,等他的回應。

  虞鴻道擠出笑容:“李師,這賭注未免太貴重了吧?”

  “貴重嗎?”

  李玄機看了看吞天寶瓶,不在意道:“這吞天寶瓶是我在地窟從一頭魔怪手中搶來的!

  莫玄應等人聞言皆是震驚。

  從魔怪手中搶來的?

  他們也不是沒有進入過地窟,但好像沒有聽說魔怪、妖怪手里有法寶?

  后面,天犀妖王聽了忍不住撇嘴,然后看向虞鴻道的目光不禁帶著幾分同情。

  看著虞鴻道,他不免想起了當年的自己。

  和李玄機賭斗?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這時長陽嫣道:“長陽殿出一塊九階火熔真晶!”

  上官玲瓏看向長陽嫣,笑道:“玄兵樓出一枚九階赤離寶珠!”

  這時虞鴻道已經恢復從容,故作苦笑道:“我虞氏不如萬寶仙門,的確拿不出如此重寶出來,可否以靈液來抵?”

  “可以!”

  李玄機頷首,很是寬容和好說話。

  對他來說,靈液和道器每多大區別。

  如此,在青州城眾多天驕的見證下,青州城有史以來,賭注最大的一次斗寶誕生。

  隨著論道交流會結束,消息飛速傳遞,不到半日時間便傳遍了整個青州城,然后繼續向外輻射。

  一日時間,哪怕偏僻的山陽也已經得到了消息。

  磁云山。

  徐老頭從劉業這里得到消息后不禁搖頭:“真是走到哪里都不消!

  劉業卻是一臉擔憂:“徐老,玄機他們歸來的時候是否會有危險?”

  財不外露。

  李玄機拿出一件中品道器出來做賭注,先不說虞氏會不會動歪心思。

  潛伏在暗處的各路牛鬼蛇神只怕都會動心。

  徐老頭卻是很澹定:“放心,他命很硬的!”

  ……

  李玄機不理外界的沸沸揚揚,一心修行和煉器。

  九根絕品寶器級打魂鞭,此還有六件法器級火道法寶,首先被他煉制出來,然后交付。

  這位委托都是三份材料,外加煉制費用的模式。

  如絕品寶器級打魂鞭,除了材料,每一根的煉制費用是一百五十萬滴靈液。

  對于李玄機而言,是賺兩份材料,再加一百萬滴靈液。

  五十萬滴靈液是煉器時的消耗。

  六件法器級火道法寶,沒有具體要求,皆有李玄機自己設計。

  這對他而言也是一個考驗。

  故而,這次他并未彷制萬寶圖錄上的法寶,而是設計了六件火道法寶,煉成六件下品法器級火道法寶。

  同樣,每一件賺兩份材料,以及一千萬滴靈液的煉制費用。

  不過,除了材料。

  靈液很快就通過玄兵樓,甚至段婧段氏的關系灑了出去,換成各種資源。

  丹藥、靈果、材料。

  到了乾康五十三年的十二月,李玄機還欠下一共四枚法器級方寸印,六枚法器級天心環,三根法器級打魂鞭。

  以及青州牧的道器天心環。

  這些都屬于難度高的。

  特別是青州牧需要的道器天心環,在沒有黃鴻云等人的幫助下,又沒有七階火脈,李玄機要處理材料,便需要不少時間。

  不是一時半會可以煉成的。

  火府,鑄兵坊。

  李玄機盤膝垂眸。

  下丹田靈界之中,九疑鼎于靈界核心的天然太極圖核心位置沉浮。

  此刻他觀照自身的五臟,只見一個個器官綻放毫光,其上道紋密布。

  且每一個器官皆與一枚虛幻靈珠相合,靈珠、器官內,不同的氣流氤氳,演化成一片微型世界,一如下丹田的靈界。

  而在每一片微型世界之中,皆有一道分魂坐鎮,觀想先天靈珠。

  從動用寶光修行以來,時至如今,這五道分魂已然實質化,形成了先天五行靈珠的形態。

  這便是百萬靈器級寶光的效用。

  讓他在一年之內做到了神魂化靈珠的程度。

  而如今他的五臟之強,每一個都堪比中品法器。

  當然,李玄機也不是從零開始。

  “肉身是一個整個,五臟的強大,同樣關聯到了身體的各個部位……”

  李玄機觀照全身。

  時至如今,他的肉身,可以真正的去和下品法器硬碰硬了。

  不過,修煉到現在。

  肉身整體的強大也就罷了。

  但就五臟的修行而言,除了心臟,進步已經緩慢無比。

  但為了五行平衡,他必須放緩心臟上的修行。

  李玄機目光又落在自己的五臟上:“還有一個辦法,一如靈界,引道氣!

  但是五臟和下丹田的特性不同。

  哪怕五臟強度堪比法器,李玄機也不敢說是否能夠承受得住道氣演化天地的沖擊力。

  試試就逝世。

  五臟六腑這樣的關鍵器官,他也不敢貿然嘗試。

  “需得先煉制一件法寶作為鎮壓之寶……”

  李玄機暗暗琢磨了一會,然后神魂來到靈界,立在九疑鼎上。

  這段時間他進步飛快,也是得益于五臟的修行。

  百萬靈器級寶光的效果不是蓋的。

  故而他也數次接引道氣,讓下丹田靈界越發廣闊厚重。

  按照當今修行體系的劃分,眼下他九次接引道氣讓靈界成長,便算是化靈境九重。

  接下來便是靈泉境。

  而靈泉境,此前他與徐老頭提出,開辟靈泉并非對接九重虛空,而是冥界。

  然而,隨著九次接引道氣,靈界成長到一個極限。

  立在這里,李玄機對冥界的感應也越發的清晰。

  但同時,也更感應到冥冥之中的大恐怖。

  像是有什么在對面等著自己。

  伸手一抓,一根藤蔓從九疑鼎內飛出。

  赫然便是此前在拍賣會上拍得的九眼鬼藤。

  得了這中品地寶之后,他便以一道分魂與其相合,不斷祭煉。

  這等層次的寶物,道紋天成,稍加祭煉便是一件強大的法寶。

  到了他手中,更是飛速蛻變。

  祭煉到現在,已經是一件中品法器。

  但是,他拿下這九眼鬼藤,不是為了煉成法器,或者道器級的打魂鞭。

  他想要的是彷造先天靈寶勾魂鎖鏈。

  所以,眼下被祭煉的九眼鬼藤,也還只是個半成品。

  “等回到磁云山,與老爺子聯手,說不得能煉成一件絕品道器……”

  李玄機很是期待。

  將九眼鬼藤一甩,落在靈界一處扎根,他便又從九疑鼎內取出一物。

  神秘蓮子!

  這蓮子在九疑鼎內放了許久,受各種先天靈氣滋養卻不見半點變化,甚至接引離火之精都沒用,彷佛是真的沒有了半點生機。

  “眼下便也只能試試陰陽道氣了……”

  李玄機想起當年自己初次進入先天陰陽道界,精神意識曾經進入過一枚蓮子當中。

  那是先天陰陽道氣所演化的蓮子,極為精妙。

  “那么,種哪里好呢?”

  李玄機四下打量,最后目光落在腳下這片先天陰陽靈力所成的太極圖上。

  “我日后貫通陰陽兩界便是這里,接引先天陰陽道氣也是自此而始,這里是最適合了!”

  想著,李玄機彈指,蓮子落下,恰好在太極圖的中心。

  隨后,九疑鼎呈下,立于蓮子下方。

  李玄機神魂與九疑鼎相合,施展《諸天感應法》接引先天陰陽道氣。

  片刻后,一縷黑白交織的先天陰陽道氣從九疑鼎內噴吐而出,沒入蓮子之中。

  神魂脫離九疑鼎,李玄機看著蓮子,卻發現沒有任何動靜。

  “連道氣都不行?”

  李玄機有些失望。

  連先天道氣都不行的話,只怕這蓮子真的無法激活,只能用來煉成一枚寶珠了。

  不過,就在李玄機要神魂回歸紫府識海之時,一道清脆的卡察聲卻傳出。

  他頓住身形看去,只見那蓮子表面浮現了一道裂紋。

  緊接著,裂紋擴散,表皮像是老皮一般盡數脫落,露出了蓮子的本來模樣。

  通體青色,黑白二氣縈繞,此刻生機勃發。

  李玄機看著又驚又喜。

  但很快他便心驚。

  因為這蓮子吞噬靈力的速度太快了。

  顧不得多想,神魂分化,與靈界山川草木相合,施展《諸天觀想法》溝通一重重先天道界。

  頓時,滾滾先天靈氣涌入靈界,化為先天靈力。

  而李玄機的先天靈力則是不斷被蓮子鯨吞。

  一天過去,蓮子破開,嫩芽長出。

  接下來,靈力消耗速度又更為恐怖,等蓮葉長出,蓮莖飛速生長的時候,李玄機全力攝拿先天靈氣也只是維持平衡。

  此時,蓮子那一端卻是迅速下沉,直至靈界中心之底。

  李玄機一直關注著,見此便有些不妙的感覺。

  第一天,青色如玉的蓮莖長出靈界,彷佛破出水面,只長出一片蓮葉。

  第二日又長出一片蓮葉。

  第三日卻是接連長出兩片葉子。

  五片葉子,其上有靈紋,卻是分屬五行。

  第四日,第五日皆無動靜。

  到了第六日,蓮子徹底破開,開始長出一節白玉一般,布滿黑色紋路的蓮藕。

  第七日,第二節蓮藕長出。

  第八日,第三節蓮藕長出,但卻動靜極大,令整個靈界動搖。

  因為第三節蓮藕竟然扎入陰陽兩界壁壘之中。

  到了此時,李玄機已經感覺到了不妙。

  這是要貫通陰陽兩界的趨勢!

  此時已至十二月十五。

  李玄機當即推遲返回山陽的時間,直接在鑄兵坊閉關,由駱丘、段婧、天犀妖王守在外面,周輕云陪在自己身邊。

  而且,讓周輕云神魂出竅,入自己靈界內。

  碩大的蓮葉上,李玄機一手托著九疑鼎,一手提著九眼鬼藤。

  在他頭頂吞天寶瓶懸浮,腦后南明離火劍如日懸掛。

  在他身邊,周輕云一手托著元磁神雷鼎,一手打魂鞭,又有紫青雙劍環繞在身邊。

  兩人都低頭看向靈界之底。

  有神元丹相助,現如今周輕云的神魂也入了日游之境,已不算弱。

  她手中的元磁神雷鼎是下品法器,紫青雙劍不曾重煉過,依舊是絕品寶器層次。

  而手中的打魂鞭則是這次李玄機接單煉制絕品打魂鞭的時候順便煉制的一根,同樣是絕品寶器級別。

  “玄機,不能停下來嗎?”

  周輕云神色凝重。

  貫通陰陽兩界,她聽老爺子說起過,會有很大的危險。

  而且,如今站在這里,她也已經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

  “可以!”

  李玄機點頭:“這蓮子是吸收我的先天靈力生長,天然就打下了我的烙印,但既然走到這一步,那就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或者水到渠成!

  因為李玄機不確定,如果自己現在打斷了這株青蓮的生長會有什么后果。

  第九日,第四節蓮藕長出。

  這一節蓮藕直接扎穿了李玄機的靈界,貫通了陰陽兩界。

  頓時,原本潔白帶黑紋的蓮藕被染成了黑色,而原本的紋路則是化作了金色。

  而李玄機在其中感覺到了陰陽生死的變化,這令他心神震動。

  福至心靈,他邁步走下蓮葉,“輕云你留在這里!”

  話音落下,李玄機的神魂已至陰陽兩界交匯之地。

  再邁步,與蓮藕相合,然后穿過兩界壁障,來到了冥界。

  “這就是冥界?”

  李玄機四下打量,但隨即發現不對。

  “這里或許算不得是冥界,而是和九重虛空一樣的存在!

  李玄機當即施展《諸天感應法》。

  果然,一重重各種陰氣凝結的虛空。

  “竟然是這樣!”

  李玄機又驚又喜。

  立在粗大的第四節蓮藕上,他便再度借助九疑鼎之力,從先天陰陽道界之中攝拿先天道氣。

  道氣從鼎內飛出,陰陽變化,一如此前開演化靈界一般,一方界域飛速擴張。

  只是與靈界不同的是,這一次演化的,卻是一方陰靈之界。

  而這方陰靈之界,以蓮藕為中心,赫然與靈界相應,彷佛倒影一般。

  “原來如此,妙,大妙!”

  李玄機大喜,接連從先天陰陽道界之中接引先天道氣,uu看書不斷擴張這片陰靈之界。

  而隨著陰靈直接擴張,滾滾陰冥之力也蜂擁而至,化作他的先天陰冥之力。

  立在蓮藕之上,隨著陰靈之界擴張,先天陰冥之力誕生,接著兩界兩種不同的陰陽之力借助青蓮貫通交融,種種生死陰陽玄妙浮上心頭。

  而當九道先天陰陽道氣接引完畢,陰靈之界也已經擴張到了與靈界相等的層次。

  一上一下,相互倒映。

  而李玄機也清晰感應到自己的肉身在飛速的蛻變。

  陰陽生死之力席卷整個肉身,迎來生命本質的蛻變。

  而且,神魂也在發生奇妙的變化。

  李玄機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壽元在飛速增加。

  彷佛貫通陰陽兩界,開辟了陰靈之界后,自己掌握了自己的命運。

  “一株青蓮通兩界,我命由我不由天!”

  李玄機忍不住大笑。

  “什么人,竟然侵擾冥界?”

  突然,一聲大喝響起。

  李玄機止住笑聲看去,只見一牛頭人身,手持魚叉,身長丈許之人出現在自己的陰靈之界外。

  而他的陰靈之界外,便是冥界的第九重虛空。

  兩地重疊之處,時空扭曲。

  “鬼仙!”

  “牛頭馬面之一的牛頭?”

  李玄機驚咦。

  而那牛頭人卻是已經到了近前,看著李玄機的陰靈之界先是面色一變,緊接著便順著看到了青蓮,看到了靈界,以及周輕云的神魂。

  就在李玄機以為要動手的時候,這牛頭人卻是轉身就走,化作一股氣流消失不見。

  怔了怔,李玄機隱隱感覺到不妙。

野花论坛 在线视频_国产午夜高清高清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无码日韩专区免费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6